• 欢迎访问中国石油石化工程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中东地区保障供应安全和发展多元化并举
专家论坛

中东地区保障供应安全和发展多元化并举

2022/5/25   关键字:   来源:[互联网]
  传统能源与新能源共发展成新趋势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2022-05-24]自新冠疫肺炎情爆发以来,国际油价实现触底反弹,且反弹力度超出机构预测和业界预期,上游油气活动于2021年呈现明显复苏迹象,中东地区尤为显著。
  一方面,阿联酋发布了上游项目招标延时的信息,阿曼启动了新一轮油气项目招标,伊拉克对外国投资者给予了较以往更宽松的油气合同条款;从已宣布或批准的大型油气项目分布、上游资本支出计划等种种迹象表明,2022年中东地区将继续加大油气上游业务投资。
  另一方面,阿联酋申请主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二十八次缔约方会议(COP28),伊拉克与道达尔新签署的合作协议中新增水处理和太阳能发电等项目,足以印证中东地区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决心和行动。正如阿联酋外交事务和国际合作部部长谢赫阿卜杜拉·阿勒纳哈扬表示:“对于UNFCCC选择阿联酋作为2023年COP28主办国的决定,我们感到无比欣喜和荣幸。阿联酋承诺支持提升低碳竞争力。”
  由此可见,保障能源供应安全和发展多元化是中东地区多国能源战略的核心。
  油价上行促进中东地区油气业务进一步发展
  3月8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瞬时突破139美元/桶,创2008年6月以来新高。震荡上行的油价拉动全球石油产量温和反弹。据欧佩克统计,今年4月欧佩克原油产量环比增加15.3万桶/日,达到2865万桶/日。其中,沙特、伊拉克、阿联酋、科威特和伊朗5国增产合计30.3万桶/日。国际能源署(IEA)5月发布的《石油市场月报》中预计,5—12月,除俄罗斯外,全球其他地区增产310万桶/日。欧佩克5月预计,中东地区下半年产量增幅达338万桶/日,比全球平均水平高9%。
  长期以来,油气收入是中东地区经济发展的主要资金来源。中东地区多家国家石油公司或扩大上游油气对外合作、或加大勘探力度、或提升产量目标,彰显了中东地区油气业务的核心地位。
  2021年,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对外宣布,在陆上勘探区发现了高达10亿桶油当量的常规油气以及220亿桶石油、16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的非常规资源。这一重大发现,帮助阿联酋2021年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分别增长9.4%和27%。
  与大部分更新储量明显下调的国家形成鲜明对比,中东地区更是2021年全球油气储量唯一上升的地区。
  2021年8月,ADNOC宣布巴基斯坦石油公司牵头的巴国4家公司组成的财团中标海上勘探区块,而贡献了85%阿国石油总产量的阿布扎比5个主力油田均发现于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加大勘探力度正是落实该国增储上产战略的体现。
  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阿明·纳赛尔于2021年10月首次对外披露扩大石油产能的计划,表示将本国石油最大可持续日产能从1200万桶提高到1300万桶,并设定了2027年全部投产的目标。
  伊拉克于2021年9月与合作伙伴决定重启推迟了数年的纳西里耶天然气项目,该国目标是2025年前实现天然气日产达到40亿立方英尺。阿曼也在2021年启动了疫情以来首次上游区块招标,包括2个陆上区块和1个海上区块。
  短期内中东地区将加大油气业务投资
  从2022年资本支出的分配看,高油价令中东地区能源转型步伐放缓。
  根据各石油公司宣布的2022年资本支出数据,伍德麦肯兹统计,中东、非洲、拉美、俄罗斯和亚洲5个地区18个国家石油公司2022年计划资本支出合计4000亿美元,仅有5%用于能源转型和低碳,远低于2022年7个国际大石油公司15%—20%的支出比例。其中,储采比相对较高的中东主要国家石油公司包括卡塔尔能源、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ADNOC以及沙特阿美,均尚未对外承诺2022年用于脱碳或可再生能源的资金安排。
  对上述5地区的18个国家油公司截至2030年的油气产量预测表明,持有资源量最大的几家石油公司仍将保持年均2%—3%的产量增速,中东地区4家国家石油公司将主导产量增幅,而国际大石油公司产量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仅为1%—2%。
  从2022年全球上游新批准项目看,市场重拾对大型石油项目投资的信心。
  伍德麦肯兹对全球上游储量规模超过5000万桶油当量的项目统计表明,2022年前4个月进入最终投资决定(FID)的项目数量为12个,总资本支出约735亿美元,已接近2021年37个FID项目总资本支出的近一半。从获批项目所处地区和储量规模看,2021年以来,中东地区10个FID项目总储量合计183.03亿桶油当量,远高于其他地区获批项目的储量。2022年前4个月,中东地区的3个FID项目以85亿桶油当量的总储量占全部FID项目(112亿桶油当量储量)的3/4,且与2020年全年15个FID项目的总储量几乎持平。
  同时,据机构预测,2022年全球上游FID项目数量和资本支出均有望达到或突破近5年的高点。
  中长期油气回报或将促进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
  据IEA研究,氢和氨有助于确保能源转型中的电力安全。天然气制氢凭借相对较低的成本占据制氢领域的主体地位,成为目前主要的制氢方式。
  据2021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数据,截至2020年底,中东地区天然气探明储量2677.1万亿立方英尺,占全球探明总量的40.3%,储产比110.4,均稳居全球首位。天然气价格是决定制氢成本的主要因素。中东地区天然气单位采出成本中值为3.3美元/桶油当量,而全球其他地区为6.8美元/桶油当量。
  中东地区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较低的开采成本、拥有基础设施和氢能生产设施等有利条件,成为氢能发展的天然选择。
  2021年,中东多国连续宣布氢能发展计划,阿联酋的《氢能领导路线图》的目标是到2030年占全球氢能市场25%的份额;沙特发布了2030愿景,旨在到2030年实现400万吨氢能年产量和出口量的目标,成为全球氢能经济的领导者;阿曼成立了国家氢能联盟,预计到2040年绿氢投资达340亿美元,并建成以氢能为中心的经济结构;卡塔尔的相关研究机构已着手制定国家氢能战略;伊拉克石油部正与意大利埃尼集团合作开展蓝氢可行性研究。
  据伍德麦肯兹统计,中东地区目前正在运行、已对外宣布或处于前端工程初设阶段的项目已有9个,其中7个项目预期氢能年度总产量达245万吨。阿联酋已与国际大石油公司以及欧洲、亚洲等相关机构签署了一系列国际合作协议,建立氢能合作伙伴关系;其他中东国家包括阿曼、沙特和卡塔尔等2021年以来已签署了近10份合作协议,表明了大力发展氢能的决心。
  中东地区国家石油公司极有可能借鉴国际大石油公司能源转型的做法,利用油价上涨带来的额外收益加大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如,埃克森美孚在3月初表示,由于公司2021年财务表现出色,为提高未来收益,还将继续投资低成本上游油气业务,并对CCS技术商业化、制氢和生物燃料等可再生能源领域进行布局。bp也于今年年初宣布,2021年公司盈利创8年来新高,未来将以油气业务的持续贡献为支撑,继续加速能源转型,增加低碳业务支出。
  据伍德麦肯兹统计预测,若长期布伦特油价为70美元/桶,到2030年,中东、非洲、拉美、俄罗斯和亚洲5个地区的18个国家石油公司预期额外收益比长期油价50美元/桶的情况下增加1.1万亿美元,而中东地区ADNOC、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和沙特阿美3家石油公司的收益增加5370亿美元,占总新增收益的近一半。中东地区极有可能利用这一“额外收益”同时发展油气与氢能等可再生能源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