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中国石油石化工程信息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煤炭产业的未来由煤炭大国决定
专家论坛

煤炭产业的未来由煤炭大国决定

2018/12/6 11:24:02   关键字:煤炭   来源:[互联网]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2018-12-05]

煤炭“点燃”了工业时代,但现在被很多人认为是污染物。目前,大多数国家都在减少煤炭使用量。与此同时,在美国,特朗普希望逆潮流而行,为煤炭业创造新的就业岗位;而在亚洲,社会对黑色金属的需求继续增长。煤炭行业的未来在哪里?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煤炭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动力,使数十亿人摆脱了贫困。

煤炭的使用量自2000年开始快速增加,受中国和印度煤炭使用量增长的推动,全球煤炭消费量十几年来增长了近三分之二。同期,全球煤炭贸易量翻了一番,达到每年15亿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煤炭正在成为导致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的主要因素。为了实现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时期高出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燃煤发电必须迅速减少,未来,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能源体系将面临挑战。人们对低碳生活的追求和可再生能源日益增强的竞争力,使那些依赖煤炭的国家不得不做出改变。

一些专家认为,2013年,中国煤炭消费量达到峰值,这个时间要早于之前的预期,因此人们对煤炭消费量会迅速下降的希望有所增加。中国的煤炭需求量最大,占全球煤炭消费量的近一半,贸易量占国际市场煤炭贸易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从2013年到2016年,全球煤炭消费都呈下降趋势,但随着2017年煤炭消费量的小幅增长,人们现在担心可能煤炭使用量会反弹,或者趋于稳定,而不是下降。

不同地区的气候差别和环保政策,页岩气的出现和可再生能源的成本,都影响着煤炭使用量。虽然国际上正在形成关于减少使用煤炭的共识,但煤炭和相关技术的出口商仍然对未来的煤炭市场抱有希望。

下行的煤炭经济

英国是第一个发展燃煤发电的国家,现在可能也是第一个终止燃煤发电的大国。2017年,英国设置了工业革命开始以来的第一个“无煤日”。今年上半年,英国无煤供电的小时数突破了里程碑式的1000小时,累计42天。按照这个速度,英国的燃煤电厂将长期处于闲置状态,预计在2025年之前将会逐步被淘汰。

如今,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也纷纷做出类似逐步淘汰燃煤电厂的承诺。欧盟至少有10个国家承诺从现在到2030年期间减少煤炭使用,法国将在2021年停止使用煤炭。

英国和加拿大承诺在2025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2017年在波恩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两国建立了“弃用煤炭发电联盟”(PowerPastCoalAlliance)。目前,至少有28个国家加入了该联盟。该联盟要求经合组织的成员国在2030年前停止使用煤炭,发展中国家在2050年前停止使用煤炭。

天然气作为低碳“过渡燃料”导致煤炭价格下降,但可再生能源成本的大幅下降才是煤炭价格下降的真正原因。

在英国,新一代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已经低于天然气发电的成本,而且成本将继续大幅下降。在欧洲,新一代无补贴可再生能源电厂即将出现。英国和奥地利等国,逐步淘汰煤炭或许也得益于一个事实,即老化的燃煤电厂难以盈利。

与此同时,目前燃煤电厂的经济性似乎越来越令人怀疑。根据非政府组织“碳追踪”(CarbonTracker)的数据,欧洲超过一半的燃煤电厂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到2030年,几乎所有的燃煤电厂都将处于亏损状态。如果到2030年再关闭这些电厂,可能导致整个欧洲损失220亿欧元,仅德国就损失120亿欧元。

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和印度不断增长的煤炭需求改变了煤炭贸易市场。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占全球煤炭出口的一半以上。

煤炭大国的转型

在这种背景下,逐步淘汰煤炭的承诺似乎与政治没有太大关系。然而,绝大多数用于发电的煤炭都是在同一个国家开采和消费的。那些承诺逐步淘汰煤炭的国家往往是国内产量很少或根本没有煤炭进出口的国家——加拿大是一个例外。

在德国、波兰、美国和中国等国家——煤炭仍是这些国家的重要能源——要让煤炭产量下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美国,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表示要复兴煤炭行业,尽管该行业只有大约5万名员工。最近一段时间,特朗普政府废除了奥巴马时代的一些环境政策,包括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ProtectionAgency)的清洁能源计划,以及对《巴黎协定》的支持。

美国煤炭在国内市场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无法与国内的页岩气和可再生能源竞争。由于自动化减少了采矿部门的劳动力需求,因此,在很多人看来,特朗普政府对煤炭的支持仍不足以保证煤炭业岗位数的增加。

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国、消费国和进口国,中国的煤炭行业也面临着变革。

“十三五”规划把改善空气质量、淘汰过剩落后煤炭产能作为战略重点,对中国能源生产与消费结构转型至关重要。另外,对煤炭资源枯竭地区的扶持以使这些地区重新焕发活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煤矿工人需要学习新的技能,许多“僵尸企业”需要摆脱对公共财政的依赖。

印度目前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太阳能和风能发电成本越来越低,目前仅为印度燃煤发电成本的三分之二左右。

由于燃煤电厂的开工率只有其全部产能的一半左右,人们越来越担心,不良的煤炭资产——那些由于低碳转型而正在贬值的资产可能会给印度的银行体系带来风险。

印度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以及印度政府宣布将新燃煤电厂的审批暂停至2027年,可能标志着该国煤炭行业迄今最重要的转折。

煤炭产业的未来

对煤炭的支持仍在继续。据非政府组织“国际石油变化”(OilChangeInternational)的数据,在20国集团(G20)计划的240亿美元新煤炭项目投资中,仅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就占了大约220亿美元。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目前正在考虑新增约5亿吨煤炭产能,这符合这些市场需求不断增长的预期。

煤炭政策对发展选择具有重要影响。尽管一些银行只会在“特殊情况下”为煤炭提供融资,但亚洲开发银行仍将支持高效、低排放或“清洁煤”技术,这符合其主要相关者的利益。

煤炭出口在澳大利亚与亚太地区的双边关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据报道,澳大利亚游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煤炭提供资金。在上一次联合国气候峰会上,美国试图与一些发展中国家达成煤炭出口协议。

中国的海外选择可能是未来煤炭需求的最大决定因素之一。“一带一路”将带来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更宽松的资本管制。它可以在帮助沿线国家发展清洁能源体系方面发挥变革性作用,尤其是如果亚投行制定出正确的政策,兑现其“精干、绿色和清洁”的承诺的话。

这些国家需要煤炭为其经济发展提供动力。人口众多、能源匮乏的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已经成为煤炭消费量增长的市场。

所有这些市场显然都存在能源需求,但关键是,这不一定意味着煤炭的未来。在很多市场中,煤炭已不再是最便宜的能源,而且在这些市场上,政府也开始认识到使用煤炭的社会和环境成本。

正如印度最近的政策转变所表明的那样,煤炭面临的社会和经济困境并不仅限于发达国家——它们在发展曲线的更下方表现得更为明显。“清洁煤”加上碳捕捉和封存理论上可以减轻这些影响,但这些技术在地面上无法以所需的速度实现。

现在是塑造煤炭未来的机会。从“自愿联盟”(CoalitionOfTheWilling)的出现,如“弃用煤炭发电联盟”,到印度与法国共同创建的国际太阳能联盟(InternationalSolarAlliance),煤炭的日子正在越来越不好过,对清洁技术的需求和支持都在加速。

关键问题是,这些项目的顺利开展和煤炭的未来将在很大程度上由煤炭主要消费国、出口国决定,尤其是澳大利亚、印尼、中国、日本和韩国这些国家。

(ChathamHouse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官网11月23日发布,王姿晴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