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要闻  >  石化行业:全球化思维引领高质量发展
行业要闻

石化行业:全球化思维引领高质量发展

2019/5/15 9:09:25   关键字:   来源:[互联网]
  [中国石化报2019-05-14]
  纵向来看,中国的石化行业发展迅速,产业链齐全且在不断完善成熟。但横向来看,技术、装备、装置运行水平及高端产品开发,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先进水平仍有差距
  核心阅读
  中国是世界石化产品生产大国,坐拥世界最大的石化产品市场。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入,我国石化行业本土竞争逐渐向多主体转变,且面临的外部竞争也日趋激烈。
  石化行业的产业链包括资源(原料)获取、工业生产(原料—基础化学品—中间体—产品)及市场销售等多个环节,多种因素决定行业发展。企业不仅要提高整个产业链的挖潜增效水平,而且要增强自主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的能力。
  ●中国石油化工行业●
  ■乙烯年产能从2000年的445.2万吨增至2018年的2532.5万吨,从世界第六位升至第二位。
  ■丙烯年产能从2002年的502万吨增至2018年的3486万吨,居世界第一位。
  ■三大合成材料年产能均居世界第一位。
  合成树脂年产能从2000年的1015万吨增至2018年的8400万吨;
  合成橡胶年产能从2000年的83.6万吨增至2018年的600万吨;
  合成纤维年产能从2000年的773万吨增至2018年的6350万吨。
  中国是世界石化产品生产大国,坐拥世界最大的石化产品市场,但是从石化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竞争日趋激烈。
  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中国已跻身世界石化大国行列,积累了一定的实力。乙烯年产能从2000年的445.2万吨增至2018年的2532.5万吨,从世界第六位升至第二位。丙烯年产能从2002年的502万吨增至2018年的3486万吨,居世界第一位。合成树脂年产能从2000年的1015万吨增至2018年的8400万吨;合成橡胶年产能从2000年的83.6万吨增至2018年的600万吨;合成纤维年产能从2000年的773万吨增至2018年的6350万吨,三大合成材料年产能均居世界第一位。
  我国石化产业已经初步形成了大型化、基地化布局。现有32套蒸汽裂解装置(两套处于关停状态),其中单套规模达到80万吨/年以上的装置13套;运行装置平均规模达到了64.7万吨/年(不含已永久性关闭装置),与2008年(45.3万吨/年)相比,提高了40%,且高于世界平均规模。这些产能主要分布在“两洲一湾”地区(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环渤海湾),占我国乙烯总产能的55%。
  国家层面也进行了总体部署,在2015年国家发改委印发的《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中,要求新建乙烯项目优先布局在大连长兴岛、河北曹妃甸、江苏连云港、上海漕泾、浙江宁波、广东惠州、福建古雷七大石化产业基地,产能达到100万吨/年以上。
  与庞大产能匹配的是我国的化工产品市场。
  我国的化工产品消费量占全球化工产品总消费量的1/3,是世界最大的化工产品消费国。2018年聚乙烯消费量达到2983万吨,占世界总消费量的29.5%;聚丙烯消费量2571万吨,占世界总消费量的32.6%;乙二醇消费量1552万吨,占世界总消费量的54.9%。
  同时,中国还是世界化工产品需求增量最大的国家,未来这一趋势将保持不变。未来全球化工产品需求增长绝大部分来自发展中国家,其中2/3来自亚太地区,中国占全球增量的50%以上。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化工产品进口国。以乙烯产业链为例,2018年,乙烯产量1845万吨,当量消费量约为4450万吨,进口聚乙烯1403万吨,进口乙二醇979万吨,进口苯乙烯291万吨。当量乙烯进口量占全球当量乙烯贸易量的80%左右。
  中国巨大的石化市场吸引了大批的投资者,无论是投资主体、工艺路线,还是产品,都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
  竞争主体多元化工艺路线多样化
  中国巨大的石化市场需求不仅吸引了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中化等国企纷纷布局,浙江石化、恒力石化、盛虹石化等民营企业也在大举进军石化产业。本土竞争主体多元化趋势更加显著。
  民营企业借助炼化一体化项目打造“原油—对二甲苯—对苯二甲酸—聚酯—涤纶长丝—化纤”的全产业链,影响力不断提升。这些项目不仅起点高,具有合理的布局、规模效益、先进的技术、优化的产品方案,发挥了炼化一体化优势,而且机制体制灵活、动作快,项目建设周期短、市场反应敏捷。
  与此同时,国外资本也在不断进入,巴斯夫、埃克森美孚、北欧化工等企业宣布在中国独资设厂。他们的市场定位非常明确,以低成本和高品质的产品抢夺中国市场份额。
  从路线上看,有一些民企宣布采用进口乙烷裂解制乙烯的计划,比石脑油制乙烯工艺的流程短、投资少、乙烯收率高。据不完全统计,已报道的乙烷裂解制乙烯项目有15个,年产能合计近2000万吨。但是,进口乙烷涉及乙烷采购、美国出口终端建设、远洋运输、中国进口终端建设等多个环节,目前来看在原料稳定获取和经济性方面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丙烷脱氢(PDH)路线方面,其盈利能力主要取决于进口丙烷价格,而进口丙烷价格与国际油价关联性较高。因此,在油价中低位运行时,其成本优势比较明显。但随着中美贸易关系紧张,进口丙烷价格将受到影响,丙烷脱氢的成本也将有所提高。
  煤化工产业则在原油价格处中低位的背景下进入了调整期,在通过新产品开发和技术改进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总体来看,我国的化工市场呈现多主体参与、竞争激烈的格局。
  低成本与高品质进口产品冲击市场
  中东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中东是全球乙烯下游产品生产成本最低的地区。中国每年都从中东地区进口大量的乙烯下游产品,2017年进口乙二醇483.9万吨,占中国乙二醇总进口量的55.2%;进口聚乙烯623.4万吨,占中国聚乙烯总进口量的53.7%。
  未来,中东地区产品对我国乙烯下游产品市场的冲击仍将继续。中东地区不仅具有资源优势,而且近年在推进全球化布局和产品多样化。卡塔尔、阿曼、阿布扎比、科威特和伊拉克将建设多个液体原料裂解装置。一些国家石油公司在海外推动下游项目投资,比如沙特阿美计划到2030年在全球的化学品产能将从1200万吨/年增至3400万吨/年,成为领先的上下游一体化综合生产商。
  大洋彼岸,美国页岩气革命助力美国化工业复苏崛起,成为全球低成本化工产品生产基地,大大增强了其化工产品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预计到2022年,美国有770万吨的乙烯年产能投产,乙烯产能的大量释放也就意味着下游衍生物产能的快速增长。预计到2023年,新增聚乙烯产能近650万吨,约占全球新增产能的1/3。而美国的化工市场已经饱和,生产商必须出口解决本土供应过剩的问题。中国,就是最大的出口目标市场。
  进口产品不仅占据了低成本的优势,而且在我国高端产品市场中具有一定话语权。
  尽管我国石化工业取得了长足进步,乙烯、芳烃等成套技术和装备基本实现自主,煤化工等技术也取得突破,但在高性能高分子材料领域,自主技术依然匮乏,且技术拥有者又不对外转让。因此,我国工程塑料、高端聚烯烃、高性能橡胶等高端产品的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特别是高端聚烯烃产品,自给率不足40%。茂金属聚丙烯完全依赖进口,己烯共聚聚乙烯、辛烯共聚聚乙烯、乙烯—醋酸乙烯酯共聚物(EVA)、茂金属聚乙烯、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等高端聚乙烯的年进口量近600万吨,占聚乙烯总进口量的42.8%。随着市场对产品质量、品种和功能要求的提高,产品高端化是必然趋势。
  投资和研发重点发生转变
  在市场竞争形势严峻、环保政策收紧等驱动下,我国石化行业投资和研发重点逐渐发生转变。
  中国经济迈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对石化行业的发展提出了新要求。安全、节能减排标准提高,水处理和空气净化要求提高。2016年出台的《石化和化学工业发展规划》确立了绿色发展目标,“十三五”期间,石化行业一方面要推广节能技术、二氧化碳减排和捕集利用技术,以及节能和中水回用技术,降低单位产品的能耗、水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另一方面要大力推动产品结构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预计可实现单位GDP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减少18%,单位GDP水耗减少23%的目标,节能降耗幅度与国民经济总体水平基本相当。
  2018年国务院印发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对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监管控制更加严苛,要求到2020年VOCs排放总量较2015年下降10%,且将被纳入环保税征收范围。
  同时,随着消费升级,社会对化工产品的质量、品种和功能的要求也不断细化和提高。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鼓励对经济社会发展有重要促进作用,有利于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技术、装备、产品、行业。
  其中,石化行业鼓励类有二十大类,包括乙烯—乙烯醇树脂(EVOH)、聚偏氯乙烯等高性能阻隔树脂、聚异丁烯(PI)、聚乙烯辛烯(POE)、茂金属聚乙烯等特种聚烯烃、高碳α-烯烃等关键原料的开发与生产;5万吨/年及以上溴化丁基橡胶、溶聚丁苯橡胶、稀土顺丁橡胶,丙烯酸酯橡胶,固含量大于60%的丁苯胶乳、异戊二烯胶乳开发与生产,合成橡胶化学改性技术开发与应用;聚丙烯热塑性弹性体(PTPE)、热塑性聚酯弹性体(TPEE)、氢化苯乙烯/异戊二烯热塑性弹性体(SEPS)、动态全硫化热塑性弹性体(TPV)、有机硅改性热塑性聚氨酯弹性体等热塑性弹性体材料开发与生产等。
  行业投资和研发重点转向化工新材料、高端专用化学品、生物化工、现代煤化工,以及安全、节能环保等领域。
  炼化转型的机遇和挑战并存
  2018年我国炼油能力约8.31亿吨,实际加工量6.04亿吨,开工率72.7%。面对炼油产能严重过剩的局势,炼油向化工转型已成为行业共识,但缺少具体的方向,可谓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对千万吨级炼油、百万吨级乙烯一体化企业而言,一方面是从大量生产柴油、汽油,转向生产更多的高标号汽油、航空煤油和清洁柴油,以及低成本化工原料,让更多的低成本的优质原料进入乙烯裂解装置;另一方面要借助新技术,利用好蒸汽裂解产物多样化的优势,做好碳二、碳三、碳四、碳五和芳烃的综合利用,使下游配套产品充分体现差异化、高端化,具有高附加值。
  但是要注意,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一方面通过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的开发和应用使我国石化行业整体水平和竞争力得到提升;另一方面,可能会出现低端产能重复建设、通用产品严重过剩、监管不到位、竞争混乱无序等问题。比如,炼油企业可以一方面利用炼厂丙烯、液化气、石脑油等资源,通过丙烷脱氢、深度催化裂化、烯烃裂化等路线延伸丙烯产业链;另一方面要应对我国丙烯产业链自给率已超过80%、丙烯下游竞争激烈的现状。